首页 > 人文资讯

锦鲤空间:权宠农家小娇娘(主角萧恒赵灵儿) 锦鲤空间:权宠农家小娇娘在线阅读

人文资讯 2022-04-20

第1章

锦鲤空间:权宠农家小娇娘(主角萧恒赵灵儿) 锦鲤空间:权宠农家小娇娘在线阅读

“孩他叔,听我的,春宵一刻值千金,可别误了良辰美景。”

清脆、喝亮的大嗓门,吵醒走了一天山路,累到睡着的新娘子。

猛然惊醒的赵灵儿,清楚的记得,周身在被大火烧的剧痛时就死了。

怎么,没死?

震惊的坐起了身,看着周遭的一切。

入目所及之处,龙凤喜烛高燃,滴滴烛泪如血,窗纸上大红鸳鸯,交颈而卧,如胶似漆。

在看到此处时,赵灵儿眼中的泪倾斜而下,不禁失声痛哭。

她竟重生在新婚之夜。

前世她被阿爹卖给一户姓萧的人家,娶她的男人是家中四子名唤萧恒。

这男人不仅长的丰神俊朗,还生的孔武有力。

可以说,她对他一见钟情,奈何这人心里有着白月光。

她费劲心计,用尽手段,得到了他的人,却始终得不到他的心。

在加上她是秀才的女儿,腹有诗书气自华,自是傲慢无礼,看不起三位嫂子,也不孝顺公婆。

待萧恒娶了心仪的女子后,她就倔强的与他和离,那怕她刚刚生下的一双儿女,也心灰意冷的不要了。

离开了萧家,她去了镇里,因缘际遇见了一位有钱的老爷,当了人家的小妾。

她哪里知道小妾的日子并不好过,不仅要受正室压榨,还要变着法子的讨老爷欢心。

时间长了,有钱的老爷腻了,她就被大夫人赶出了府,混成了乞丐。“咔嚓”一声,木质门被推开,打断了她来不及多想的悲惨命运,慌张地抹着脸上的泪。

初春时节,寒风陡峭。

房门在打开的瞬间,拥进了一层冷冽,让屋里的女人,打了一下寒颤。

在爹娘的逼迫之下,一心离家从军的萧恒娶了女人。

一肚子怨气的他,喝了不少酒,又被哥嫂们推进屋子气不打一处来。

但见小姑娘,娇小可人,又哭的梨花带雨哭,竟我见犹怜,不知所错的愣了神。

“妾身,能嫁给四郎,喜不自盛,方才和嫂子们喝了几杯酒,所以才会被呛哭,夫君勿怪。”

萧恒一动不动的愣神在原处,赵灵儿猜的出来是因为她哭所致,才从炕上起身,给男人行着礼。

眼前小姑娘哭花了妆容,怯生生地小模样带着几分凄惨,定然是走了一天山路累的。

他萧恒一向明礼,就算心思不在儿女情长上,已经娶了人家,还是会负责。

“既如此,那早些休息。”

眼见男人走过,赵灵儿轻应了一声:“是。”麻利的上了炕,给夫家铺着被褥。

前世他们二人成婚许久,要不是她动了歪心思,给男人下了药,那人定不会碰她。

此时和他共处一室,她也不想费力气迷惑人家,重生的她就想好好的活着,把上一世亏欠自己的都补回来。

对,男人虽不喜欢她,却极其重责任,守诺言。

要不然也不会,在她沦为乞丐,人家当了大将军,还愿意为了一双儿女收留她。

萧恒见小姑娘乖巧听话,心里的火气早已经抛到九霄云外。

没有什么觉意的坐在炕边,琢磨着明日上山猎虎的事。

男人的压迫感太强,让重生以后的赵灵儿,不自觉的恐慌,坐在炕里的她思索了一会“四郎,妾身有话想对你说。”

萧恒狭长阴鸷的眸子微转,看了坐在角落里的小姑娘:“说。”

男人看不上她,赵灵儿心里自是晓得,深吸一口气后道:“妾身知道,四郎不想娶我,但大周律法森严,婚内一年不得休妻,莫不如我们明着做一对恩爱夫妻,待一年以后,四郎可以以我身子赢弱,无法生养为由休了我,不知可好?“有那么一瞬间赵灵儿想和萧恒,就这样过下去,未来他当了将军,她便是将军夫人,富贵荣华,多好。

可是在想到未来,她会成为权利的牺牲品,被人算计送到异国冲喜,最后绑在祭坛上,活活被大火烧死的悲惨结局,就打消这个念头。

住着地柜的萧恒,修长地手指轻弹着桌面。

他刚刚是在思考,明日上山猎虎的事,如今却是在思考小姑娘说的话。

师傅说,一年以后可从军,到是不耽误正事。

“既然你把话说到这个份上,那我们说的明白点。”

“四郎请说。”

赵灵儿微微朝着男人的方向挪动一下,眨动着好看的眉眼,小心翼翼的看着不威自怒的人。

“入了我的地盘,就要守我的规矩,这一年安分守己的做一个儿媳妇应该做的事,别对我有什么非分之想。”

萧恒居高临下的看着正襟危坐的小姑娘,想从她的脸上看出点特别的情绪。

“四郎放心,妾定然好生侍候爹娘,和哥哥嫂子相处融洽,不对你有非分之想。”

上一世的她嚣张跋扈,并不曾侍奉过公婆,对哥嫂大多是看不上的。

重生为人的她,也想换一种活法,好好补偿上一世真心待过她的人。

“这样最好。”萧恒点了点头,抬手间拿起毛笔点着墨,写好了和离书后,递给了眼前的小姑娘。

看着那连日期都写好的和离书,赵灵儿松了一口气,写好了名字递了过去。

“以免妾身打扰四郎休息,我打地铺就好。”

赵灵儿麻利的上了炕,拿着属于她这边的被褥,却被萧恒一把抓住手腕。

“那到不必,中间挡个帘子即可。”

天灾不断,食不果腹的年月。

他萧家条件在殷实,也不过是庄户人家,屋子就那般的大。

打地铺,亏她想的出来。

抬手间萧恒扯住要下炕的女人,却在对方潋滟的眸子里察觉到,小姑娘的震惊,和不想与他有肢体接触的羞涩。

男人手掌温热,透过层层衣衫,直达皮肤,触感清晰。

赵灵儿脸色一红,羞憨的低下了头。

“也是,这么大一铺炕,四郎一个人也睡不过来。”

萧恒自持越礼,骤然松开了小姑娘纤细的手腕,站起了身拿着帘子放在房梁之上,有些尴尬的说了一句:“走了一天的山路早些睡,我明日还有要事要办。”

“四郎,明日有什么要事吗?”

赵灵儿秀美一蹙,隐约察觉到是什么事。

但她经历人间心酸冷暖,又刚刚重生归来,乱的理不清楚头绪。

“阿爹说要上山猎虎。”

这也不是什么秘密,萧恒没有多想的回着帘子后面的小姑娘。

“财狼虎豹异常勇猛,兄长们心细如尘,阿爹年纪大了,定要护好他老人家啊!”抱着被子靠在角落里的赵灵儿,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里。

上一世她之所以和公婆不合,皆是因为公爹上山打虎,被虎咬断一只腿,邻里乡亲甚至婆嫂们,都在背后说她是不祥之人所致。

“那是自然。”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由qq随心贴网收集整理,文章均来源于网络,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

本文地址:https://www.biqukuo.com/zixun/26108.html
本文标签:锦鲤   农家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

笔趣阔 www.biqukuo.com

Powered By 笔趣阔 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