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女频精选

兄长的侵控by红柳木/四个学长一起上我会坏掉的

女频精选 2022-04-24
兄长的侵控by红柳木/四个学长一起上我会坏掉的

餐桌上,那些精心准备好了的饭菜,早已凉透。

兄长的侵控by红柳木/四个学长一起上我会坏掉的

姜九音坐在餐桌前,不时拿着手机,看着屏幕上,她呼出去的,一个又一个拒接电话。

失落之感占据了整个胸腔,难受得无以复加。

今天,她满十九岁了。

原本该无忧无虑的享受着父母的宠溺。

可五年前一场意外的火灾,却令她永久失去了双亲。

霍云行就是在那个时候走进了她的生命当中的。

他大她八岁,是她父亲生前的好友。给了她无微不至的关怀。

窗外的落雨声依稀不绝于耳。

姜九音敏锐地察觉到了玄关处传来的动静。她疾步小跑过去,迎面,便撞上了一道清冷的视线。

男人有着一张精雕细琢的俊美脸庞,一双深眸,宛如墨色浸染,看不出任何情绪。

他的身形高大峻拔,肩宽腰窄,呈现出完美比例的倒三角型。气质矜贵的同时,蕴着一层令人生畏的冷漠。

霍云行,叱咤风云的京都第一财阀霍氏集团总裁!

他是姜九音心中那个无法企及的光,不可触摸的神话。

半年前,他的联姻未婚妻乔丝娜回国。也察觉到了她和他之间的种种。

而姜九音对他少女懵懂般的喜欢,却变成了一种不可饶恕的“狐狸精”行径。

但姜九音毫不在乎。

她喜欢他,到了无可遏制的地步。

霍云行脱下了西装外套,管家陈伯赶紧接住。

陈伯有些心疼道道:“总裁,姜小姐已经为您准备好了晚膳,但是饭菜已经凉了。”

霍云行道:“嗯。”

他的眼睛里透着一缕淡淡的柔光,从姜九音身上扫过,“我先去沐浴再说。”

陈伯恭声,“是。”

*

霍云行来到客厅的时候,就已经穿戴整齐了。

他做什么都一丝不苟,就连日常生活都是。

忽然间想到了什么,霍云行眼角微微泛红,“对不起,九音。我居然忘了,今天是你的生日。”

姜九音的眸中隐隐闪着泪光,“没关系的,霍叔叔。等一下一起吃了饭,你可以陪我喝一杯白葡萄酒吗?”

霍云行凝着她,“好。”

……

饭后。

霍云行从姜九音手里接过酒杯,昂头,一饮而尽。

他凝着姜九音,声音暗哑:“九音,生日快乐!”

姜九音敛着眸中异样的情绪:“谢谢霍叔叔。”

他喝下的这杯酒,是她故意准备好了的。

半晌。

“时间不早了,九音,你早点休息。”

霍云行刚说出这几个字的时候,忽然间察觉自己不对劲。

他向来清冷。

可如今脑海之中,竟会想着和她的荒唐之事。

姜九音凝望着霍云行那张俊美绝伦的脸庞上,透着一层淡淡的艳色,嘴角不禁勾起了一个摄人心魄的弧度。

她软软地靠近了霍云行,娇柔地唤了一声:

“霍叔叔?”

霍云行极力的保持着清醒的状态,质感的嗓音里,弥着几分克制隐忍:“我没事,九音,你去休息吧。”

霎时,姜九音忽然自霍云行的身侧,一把环住了他的精瘦结实的腰身。

她小小年纪,却透着一种摄人心魄般的万种风情。媚眼如丝,启唇,“霍叔叔!我喜欢你。”

极好闻的味道灌入了霍云行的鼻腔。大脑差一点儿就失控!

他扯着姜九音的手臂,拼命压抑的声音听上去格外的撩人:“九音!不要胡闹!”

“我和你根本就不可能——”

话未说完,一张颇有几分美人风韵的精致脸庞,在他眼前放大……

霍云行眸色勃然变深!

“九音!你……”

姜九音一闪身,直接勾住了他的脖颈……

他想要抗拒。

或许是酒精的作用下,加之她的美,她的主动。令他手足无措。

姜九音带着一丝笨拙与粗鲁。

尔后,他一把揽住了她,拼命的压下去,猩红着眼睛厉喝:“姜九音!你知道不知道你在做什么?!”

姜九音停止了动作。

那一双蕴着水雾的美眸里,似乎流出了眼泪,“霍叔叔,其实,我从很早的时候,就想做你的新娘子了。我也知道,你一直当我是个小孩子。”
 

我见犹怜之中,性感,魅惑,像一只勾人魂魄的迷人妖精。

姜九音察觉到了霍云行的不对劲,还盈着泪光的脸上,绽放出了一个明媚生辉的笑意:“霍叔叔,今天,我十九岁了。”

“你没有礼物送给我。为了她,你要赶我去德国。”

“霍叔叔,你就当是成全我一回吧!”

……

霍云行喉结微动。

一双黑眸幽邃不见底。脸上的艳色,显得愈发的妖冶。

他没办法再继续保持清醒!

姜九音直接把自己最美好的一面呈现给他,娇软的语调循循善诱:“霍叔叔,你觉得,我还小吗?”

霍云行再也忍不了了……

当宛如狂风暴雨般的吻骤然落下时,他说:“姜九音!你这是自找的!”

“我希望你不要后悔!”

姜九音笑着闭上了眼睛。

眼角有清莹的泪滴划过。

后悔?

得不到他,才是她此生最大的后悔吧……

“霍云行,我爱你。”

……

一室的靡丽。

一室的旖旎。

*

夜色笼罩在一片雨幕之中。

霍宅门外。

姜九音跪在地上,浑身都被大雨淋湿,看上去极为狼狈。

随后,她感到似乎没有雨滴落下来了。刚刚仰起头,便撞上了一道清冷的视线。

男人正打着一把雨伞,居高临下地逼视着她的脸。

“霍叔叔……”

姜九音颤栗着泛白的唇瓣开口道,“霍叔叔!我知道错了——”

她原本以为,只要表达了爱意,施一点小手段,做了他的女人,他或许会对她不一样的吧?

可她到底还是还是太过天真!

眼前的这个他,和昨夜那个与她忘情放纵的他,简直判若两人!

霍云行质感低沉的嗓音里,透着一股慑人的冷意,“姜九音,我对你,实在是太过于失望了!你学什么不好?为什么非要学这些卑鄙下作的手段?!”

这一刻,他的心痛若凌迟。

他心里的她,本来就是一朵小心翼翼呵护着的花儿。

她曾经是那么地乖巧懂事!

可如今……

落雨声渐渐变小。

姜九音低声啜泣道,“霍叔叔!霍叔叔我错了……”

那一头湿漉漉的长发,紧紧的贴着姜九音那张被泪水雨水模糊了的小脸。

看上去楚楚可怜。

霍云行心痛的同时,又对她心生几分疼惜之意。

良久,他开口道:“我和她,在下周一举行订婚礼。九音,我已经给你联系了德国的大学。准备送你出去留学。”

姜九音瞳孔骤然扩张。

他就要和那个女人订婚了吗?!

他就这么迫不及待赶她走了吗?!

下一秒——

她急步从霍云行的面前越过,冲进了雨中。

也不知是泪水还是雨水扭曲了她的视野。

“九音——”

霍云行拔高了声音。

他瞳底的冷漠褪去,变得柔和了些许,泛着复杂的微光。

就在霍云行上前准备用雨伞给她遮挡之时,姜九音一转头便朝着大门方向跑去!

霍云行连忙收起雨伞,紧随其后。

“九音,你——”

……

客厅。

看到地面上绽放着一朵接一朵的泥污,霍云行蹙着眉头,对一身狼狈的姜九音说,“你赶快去洗个澡,换一身干净衣服。”

姜九音凄然地笑了一下。

“霍叔叔,你们都要订婚了,你也不用送我去德国留学了!谢谢你那么些年来对我的关照。”

“我这就走!绝不碍你们的眼!!”

“九音……”

彼时的霍云行,只觉得喉间仿若堵上了一块巨石。

霎时,霍云行的手机震动音,划破了这里的静默。

他走到一旁去接电话。

姜九音听见他温柔的唤着那个名字:“丝娜。”

乔丝娜。

他的未婚妻。

……

姜九音恍恍惚惚的冲出了霍家大门。

他没有追上来。

或许他始终认为,她就是一个不择手段,变坏了的小女孩儿!

踉踉跄跄的走着,她忽然间停下脚步,望着黑漆漆的天空。

冰冷的雨水混合着灼热的泪水,在脸颊上肆虐。

她口中喃喃道,“爸爸妈妈,他嫌我碍眼。我决定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了。”

“霍云行,后会无期。”
 

这是在京城鼎有名的一家大医院。

急诊科医生办公室。

“小姜同志——!”

江主任急匆匆的冲进了办公室,对一个正在埋头写病历的年轻女子说:“小姜!普外科请求会诊!是一个老年男性患者。一直腹泻,已经出现了重度脱水现象。考虑到患者身份特殊,容不得闪失,我慎重考虑了一下,你最有资质。现在,派你去会诊。”

年轻女子很快起身,“好的。江主任。”

她有着一张不输给顶流女明星的漂亮脸庞。一头乌发,束成了一个高高的马尾。

一身白大褂,工工整整的包裹着她那曲线毕露的完美身材,显得美丽圣洁又端庄。

是的,她是姜九音。

如今,是医学界一位赫赫有名的急诊专家。

一回国,就被雅济医院高薪聘请了。

六年前,她从霍家离开后,就选择出国深造。

而且偷偷的把名字改成了姜九,去了R本,考取了世界一流的医大。

她发奋图强,学完了医学博士的所有课程。通过了各种最严苛的执业医师资格考试。

这次之所以会选择回国,是因为想到还有几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做。

因为,她发现,当年父母拼尽心血拿下来的几个项目,怎么最后,竟落入了乔丝娜的父亲,乔连森之手?!

在当年,乔丝娜的父亲,和姜九音的父亲,以及霍云行,当年被誉为商界的“三个神话。”

呵,只是后来,姜九音的父母死在了一场火灾之中,家破人亡,集团解散。

她一个小小孩子,孤苦无依。最后只能在霍宅寄人篱下!

并且,她还要查清楚一件事,那就是

——父母亲那疑点重重的死因!

普外科,VIP病房。

在姜九音的指导用药之下,老人的病情终于转危为安。

是一个细菌引起的痢疾。

姜九音帮助同事调整了一下医嘱用药。并且特别交待要注意补充水分和电解质。

照顾老人的管家和护工连连向姜九音道谢。

又仔细的给老人检查了一下身体,反复叮嘱注意事项之后,姜九音这才放心的离开了病房。

当她准备钻进电梯里时,猝不及防的,就被圈进了一个宽阔又温暖的怀抱里!

姜九音浑身一阵激灵,欲挣扎之际,一个声音质感,低沉,又温柔的声音飘入耳际:

“小东西!你终于舍得回来了??”

这个声音……

这个久违了的声音。

这个无数次出现在姜九音梦境里的声音!

就这么……

姜九音整个人僵滞住,浑身的肌肉都绷得紧紧的。

被那个怀抱圈得愈发的紧。

那一抹温暖,以及快要喘不上气来的窒息感,提醒着她,这不是做梦!

姜九音回过神来,拽住了那一双圈住她的臂膀,尽量保持着镇定:“呵呵,霍叔叔!还望自重!”

下一秒——

霍云行刚刚松开她,又迅速的揽过了她纤瘦的腰肢。顺势在她的腰间掐了掐,提醒着他,这不是做梦!

真的是她!

这六年,无数个夜里,他想她想得发疯!

他的一双如墨的黑眸,认真的注视着她。

六年不见,长得愈发的漂亮。并且,一身洁白的白大褂套在身上,似乎更为勾人了。

他笑了:“你还知道我是你的霍叔叔嗯?”

姜九音准备扯开他的手,可不管她怎么扯,这老男人就是圈住她不肯放手!

六年过去,他那俊美绝伦的容貌,以及矜贵冷漠的气质,都没什么变化。

岁月最容易饶过这等老妖精!

姜九音的心依稀会隐隐作痛。

须臾,还是挤出了一丝笑脸:“呵,霍叔叔,大庭广众之下,你还是松开我好吧?被别人看到,影响不好。”

霍云行的眸光骤然一冷:“姜九音!你来解释一下,为什么这六年的时间里,不和我联系?”

姜九音正色道:“霍叔叔,我这不是不想打扰你们的二人世界嘛!专心学业……”

话没说完,只见他一下子将她打横抱了起来!

“霍叔叔——”

角落里。

姜九音被霍云行亲得几近窒息之时,霍云行这才放开了她。

他既粗鲁,又霸道。

一股咸腥溢出了姜九音的嘴角。

她知道,嘴唇肯定是被这老男人给咬破了!

姜九音脸上绽放着一个颇为无奈的苦笑,调侃:“霍叔叔!出轨真有那么**吗?你就不怕婶婶提刀而来?”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由qq随心贴网收集整理,文章均来源于网络,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

本文地址:https://www.biqukuo.com/nvping/2022-04-24/27272.html
本文标签:兄长的侵控by红柳木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

笔趣阔 www.biqukuo.com

Powered By 笔趣阔 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