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都市情感

主角棉尧兜宝卫铮 小说重生八零,野崽子翻天了在线阅读

都市情感 2022-04-22

《重生八零,野崽子翻天了》小说介绍

主人公叫棉尧兜宝卫铮的书名叫《重生八零,野崽子翻天了》,本小说的作者是朵朵向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,内容主要讲述:腊月寒冬。北风掠过,萧条的树枝娑娑作响。大远村北山脚下的小河边。几个邋里邋遢五六岁的小孩子正堵着一个脏兮兮,瘦的只有一把骨头的小男娃,“小哑巴,把你怀里的鸡蛋给我!”被称作小哑巴的小家伙紧紧的抱着怀里的野鸡蛋不松手。漏在外面的两只小手破皮皴裂,红肿一片。“快点,给我。”...

主角棉尧兜宝卫铮 小说重生八零,野崽子翻天了在线阅读

《重生八零,野崽子翻天了》小说试读

只有两间屋子,一间卧室算是正房,还有一间厨房,桌子上凌乱地摆着一副碗筷,屋里脏兮兮的连下脚的地方都没有。

院子里面更是空落落的,只有干巴巴的杂草布满角落。

看着周围的一切,棉尧不由仰天长叹,这恐怕是连老鼠不来的地方,实在是穷的可怜。

原主的家境本来在村里也算不错,奈何原主的所作所为是在是太过分,未婚先孕不说,孩子的父亲还不知道在哪犄角旮旯,二老一气之下双双离世,留原主自己一个人又把家产败光。

棉尧很快又从细碎的记忆碎片中捕捉到一些其他的信息,原主似乎还有一个哥哥,只是在她很小的时候似乎就出去参军了,一直到现在也没回来,杳无音信,是死是活都不知道。

除此之外,原主的亲人便只剩下一个独居在村子另一边的奶奶,只是自从原主做出那些事情之后,再加上父母被气死,和奶奶基本上也就没什么来往了。

唯一护着她的,就剩下个原主父母捡来的小傻子,可他自己也是整天被人欺负,后来,不知怎么,人就从村子里消失了。

奇怪的是,棉尧的记忆里怎么也看不清小傻子的脸,他整个人像是被一团雾笼罩着,看不清也摸不着。

努力去想,脑海却蓦得传来一阵针扎似的疼痛,疼的她恨不得抱着头打个滚。

过去这阵子,才觉得好一些。

棉尧定定心,干脆什么也不想,手下一刻不停的收拾着。

兜宝才两岁半,小小一团窝在床上,静默地看着在外面四处忙活的女人。

正在忙着的时候,隔壁罗婶的声音忽然传了过来。

“棉尧啊!你出来下,我有话要跟你说。”

棉尧刚要出去,转头就见小家伙动了动脚。

“不许动,等着。”话里的警告意味浓重。

小家伙想要下来的腿僵了僵,看着她出去。

站在门口的罗婶,婆娑着手心,和蔼的面上写满焦急。

那么小的孩子,今天又跟别人打架,棉尧这丫头可别又做什么傻事,把孩子给扔了。

想起棉尧之前动辄打骂孩子,甚至把孩子光着**扔到门外挨饿受冻这些事情,妇人无奈地摇了摇头。

正在罗婶要推门而入的时候,棉尧推开门走了出来。

“罗婶!怎么了?”

罗婶透着门缝往里瞧了一眼,只见小家伙坐在炕上,心里头闪过了一丝诧异。

“这是咱们家做的饼,想着给你送两个,别让孩子饿着了啊。”

棉尧也不矫情,忙伸手接了过来。

“谢谢罗婶!”自从到这个陌生的地方,一直是罗婶在照应,她是打心底感谢。

“婶子,其实我还想问您一件事儿,咱们这儿到镇上得多久。”棉尧搓了搓手问。

罗婶有些诧异,总觉得面前这人同往日不一样了。

“咱们这地儿偏远,赶集都要走半天的路,你一个妇道人家还能做啥?”

“我听说咱们村里有一个大学生?”

罗婶的面色变了变:“你还没忘呐!人已经去了镇上,听说和镇上的姑娘耍朋友,还能记得你么?”

怕说再多会**她,妇人忙改了口。

“小尧,人啊,总要朝前看。”

“我知道了,婶子您放心吧。”

罗婶带着疑惑回了家,连带着做事都有些心不在焉的。

锅里原本烧着水,罗大壮喊了她半天她也没应声。

“怎么着,你是被那疯子勾了魂?”

乡里最忌讳这些,罗婶瞪了男人一眼。

“呸呸呸!你胡说些什么!”

她手里干活的动作没停,略略思索道:“我是觉得隔壁棉尧那丫头,有些变了,比之前好了。”

刚干完活的强子从门外走了进来,嗤笑一声:“娘,她还能变?她要是能变啊,老母猪都能上树!”

罗婶不赞同地看了看他,“你也老大不小了,你就是找个像她那样的,娘也认了。”

强子坐了下来,呼出一口热气,搓了搓手:“找她那样的,还带着个孩子,我不如一头碰死。”

“话不能这么说,娘今天还瞧见她为生计发愁呢,她爹娘剩下的那些钱,只怕早都给那姓何的一家子骗走了。”

强子咬了一口饼,快速的扒饭:“那也是她活该。”

罗婶停了下来,语气带着些许责怪:“你这孩子怎么说话呢?”

“行了,那小家伙怎么样了?”一旁的男人出了声,他看着冷漠,实则心底最看不得孩子受苦。

“在家里炕上坐着呢!”

罗大壮点了点头,随后又叹了口气,“对了,你明天找个空去给棉尧她奶奶送点吃的,六十多岁的人了自己一个人住也不容易,今天听那谁说老人家这几天的身子好像有点不利索,你明天过去看看。”

妇人同样叹了口气,随后默默点了点头。

破旧的小屋里,棉尧找了许久,才翻出了两个豁碗,虽说有点破旧,但勉强还能用。

她坐在炕上,将热乎的饼子撕碎了些放在碗里。

兜宝明显的拒绝姿态,让棉尧牙痒痒。

想起来下午他打架那不要命的样子,又是一阵头疼。

这么大一点点孩子,打起架来命都不要的架势也不知道随了谁。

“等一会儿粥好了,就着粥一起吃,先等等。”

兜宝看了她一眼,吸了吸鼻子,不吃。

“想饿死吗。”棉尧不容分说的将软了的饼子塞进他的嘴里。

不烫也不凉。

兜宝有些意外,小心翼翼的嚼着。

棉尧看着他的小表情,就知道之前原主肯定干的不是人事。

叹了口气,继续手下的动作。

喂一口兜宝吃一口。

依旧不说话。

小家伙闷头吃,理也不理她。

性子古怪的不行,不知道随了谁。

吃饱喝足后,他看了她一眼。

最后昏昏欲睡,还是不知不觉间躺在了她的身旁。

可是他睡得不安稳,打了个喷嚏,朦朦胧胧地又醒了。

棉尧看着倔强的小崽子,还是不忍心的将他抱起来,慢慢哄着睡。

似乎是累极了,也或者从来没好好睡过觉,小兜宝一会就睡熟了。

待小孩子入睡之后,棉尧又陷入了沉思。

煤油灯昏昏暗暗,里面的烛火一跳一跳的,照着人眼晕乎乎的。

她撑着身子的手一松,沉沉地睡了过去。

梦里,棉尧仿佛置身一艘船上,飘在海里,整个人晃晃悠悠的,唯一不舒服的是,有个重物压着她,闷得胸口喘不过气来。

高大的身形将娇小的女子圈在怀中,仿佛天生一对般,契合的完美无缺,男人低低的喘息声就在她耳畔响起,透着十足的欲气,还有苦苦压抑着的渴望。

“尧尧……”

沙哑的声线恍若惊雷,在棉尧脑海里炸出一丝的清明。

这个声音,为什么这么耳熟?

究竟是谁?

……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由qq随心贴网收集整理,文章均来源于网络,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

本文地址:https://www.biqukuo.com/dsqg/26729.html
本文标签:崽子   天了   在线阅读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

笔趣阔 www.biqukuo.com

Powered By 笔趣阔 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