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都市情感

林六娘周鹤川小说无广告阅读

都市情感 2022-04-20

《锦鲤童养媳:发家致富旺全家》小说介绍

小说主人公是林六娘周鹤川的小说叫《锦鲤童养媳:发家致富旺全家》,本小说的作者是一只青玉勺创作的古代言情类小说,内容主要讲述:【种田+甜宠+锦鲤】有“丧门星”之称的林六娘被卖给周家的残废二儿子做童养媳,就在大家都准备看笑话时。周家的日子突然火了!寒冬腊月猛兽送肉上门,吃肉吃到嘴发腻,收获的稻米堆满了仓库......连县里最有名的连锁点心铺子也是周家的!不仅如此,周家二儿子的腿也好了!还成了当朝第一个连中三元的人!大家这才发......

林六娘周鹤川小说无广告阅读

《锦鲤童养媳:发家致富旺全家》小说试读

第8章

张婆子只觉得手腕被攥紧,一时挣脱不得,只好任由着袖里那本泛黄的册子被林六娘抽出来。

正是那本记录着永丰村田地划分的册子!

见自己想要偷藏册子的行迹败露,张婆子也不见心虚,先是瞪了一眼像木头桩子似的张大庆,然后揉着手腕责怪起林六娘,“你这新媳妇,好没规矩!”

“六娘年纪小,心急找册子,一时劲大了些,我替她向张婆赔礼了。”周鹤川把林六娘拉到自己身后,他虽然坐在那里,却气势逼人,让人不可小觑。

周鹤川话这么说,其余人却觉得,六娘一个小姑娘,身量瘦小,能有多大的力气?怕是张婆子又在作妖了。

张婆子看着周鹤川温和的脸,对上他幽深的眼睛,没来由感到一股冷意,一下子噤了声。

这周家小两口子,都不是省油的灯!

张婆子心里暗暗地想。

林六娘把册子递给周鹤川。

周鹤川翻到李山家和张家那一页,皱起了眉头。

“怎么说?”村长看过去,便见得那几页恰被老鼠啃咬,正关键的地方无法辨认了。

张婆子见状,她虽不识字,也猜出了那被咬的几页定是关键之处。

顿时叫唤起来,“诶哟,这天杀的老鼠哦!怎么就咬到那里呢?这下没了证据,任你们青口白牙地污蔑我老婆子,抢我家的地了!”

她虽做出一副哭丧的样子,眼里却透出算计得逞的高兴。

“三叔,这下怎么办?”

李山今年二十多岁,还是个年轻人,见着张婆子如此胡搅蛮缠,顿时不知道怎么办好了。

看来,这被占去的地是要不回来了。

可是真遂了张婆子的意,日后只怕她会更得寸进尺。

村长也是无可奈何,都说小鬼难缠,张婆子如此泼辣不讲理,这事可怎么断?

村长只得把希望放在了周鹤川身上。

周鹤川却像胸有成竹的样子,嘴角一直挂着淡淡的笑,“张婆,你不必担心,这册子虽然看不清了,但是还有第二份,一定会还张婆一个清白的。”

“第二份?”张婆子立刻变了脸。

村长和李山也是一脸疑惑。

周鹤川不急不慢道,“农耕之事是国本,朝廷素来重视土地,《大梁令》中规定‘鱼鳞册为经,土田之讼焉。黄册为纬,赋役之法定焉......事干田土,非可臆断。即据委官堪报,未足为凭。’”

“虽然永丰村地处偏僻,但是土地分配的情况也在县里一一记录,只需张婆和李山哥一起去见官,请县老爷决断,县老爷定会命人找出鱼鳞册,请委官亲勘确定田土疆界,如此,便可见分晓了。”

“是啊。”村长大喜,“周二郎君说得不错,朝廷素来看重土地之事,记录土地划分的鱼鳞册都会留档多年,专人看管......”

“行,那我们就一起去见官。”李山虽说是个温吞的老实人,但被张婆子搅得也生起了火气。

张婆子咽了口口水,“见官?”

她有些心虚了,但仍然强撑着脸面,“见官就见官!青天大老爷一定会为我作主的!”

“那就麻烦周二郎君为我写诉状了。”李山向着周鹤川一拱手。

村长见状为周鹤川搬来桌子,取来纸笔。

张婆子脸色愈发不好。

林六娘余光瞧见她的脸色,转向周鹤川状似好奇地问道,“鹤川,我听说,在县老爷面前说不实之言的,会被判重罪,一旦落下罪名,家里的儿孙也会受到影响......这是不是真的?”

张婆子声音颤抖,不自主往后退了一步,“你说什么故意吓人的话?”

周鹤川看着林六娘脸上灵动的表情,眼睛里也含了一丝宠溺的笑意,故意顺着林六娘的话道,“六娘说得不错,按大梁律法,隐而不告或歪曲事实之人,杖五十。”

“杖五十?”张婆子这下不仅是声音抖了,就连身体也颤抖起来。

旁边的张大庆终于忍不住了,把张婆子拉到一边,赔着笑,“村长,这婆娘年纪大了,记性不好,是我家不小心,占了李家的地,我们这就回去把公界挪回去......”

张婆子不忿,想要挣脱张大庆。

不料张大庆扭头对她发了火,“你难道真想见官去吃板子吗?你就是不为自己想,也该为家里的儿孙日后想想!”

张婆子瞬间不说话了。

周鹤川提着笔,将这一切尽收眼底,“这样看来,我这诉状是写还是不写?”

“不写了不写了。”张大庆赔笑道,“都是误会,我们这就把田还回去,那三尺地的庄稼也送给李家做赔礼。”

周鹤川看向李山,“你的意思呢?”

李山不是那等得理不饶人之人,见张家肯还回田地,也点头同意了。

见两方达成一致,周鹤川转而写下调解书,一式三份,让李山和张大庆按下指印,各带走一份,余下的一份则留给村长妥善收好。

张大庆收好调解书,自觉没脸,带着张婆子灰溜溜离开了村长家。

李山解决了心头大事,向周鹤川连连道谢,他从怀中取出一个装钱的荷包,双手递过去,“此事有劳周二郎君了。”

村里请德高望重或是富有才华之人做裁决,惯例是胜方付给裁决人银钱。

这也不是周鹤川第一次帮村里人决断事务了,他接过了荷包。

一旁的林六娘露出钦佩的神色来。

她一向钦佩有才华的读书人,她爹就是个教书先生,在她爹因病去世前,她还曾跟着念过几个字。

木箱里的书被翻得乱糟糟的,摆了一地。

林六娘帮着把书理好放回去,不知为什么她的视线突然落到紧贴着木箱侧面一本书。

林六娘把那本书抽出来,封面已经很旧了,但是里面却保存完好。

她翻了几页,里面还有图画。

周鹤川注意到她的动作,向村长开口,“村长,不知这书可能卖给我?”

村长笑呵呵道,“都是些上了年头的旧书了,放我这儿也是浪费,要是二郎看上便都拿去吧!”

村长对李顺道,“顺子,你给你周二哥把这些书搬回去。”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由qq随心贴网收集整理,文章均来源于网络,转发只是为了更好的传播知识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

本文地址:https://www.biqukuo.com/dsqg/26144.html
本文标签:无广告   小说   林六娘周鹤川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

笔趣阔 www.biqukuo.com

Powered By 笔趣阔 sitemap